今天是   本站已创建

记录宝宝成长、关注育儿知识、石油科技、电脑技术!!!!

现在的位置: 首页 杂谈转载 >正文
 
2008年9月21日 ⁄ 暗潮 杂谈转载 ⁄ 评论数 0+ ⁄ 被围观 +

奶粉事件随想【原创】
  这一月,就在国人陶醉于两个奥运带给我们的欢乐的时候,接二连三地发生在我们国家的安全事故吸引了所有中国人的注意力,也吸引了整个世界的目光。先是溃坝事件死了那么多的人,好像是中国人的生命力很弱,非常经不住折腾一样,270条鲜活的生命刹那间就没了。接着是三鹿奶粉掺毒的事掖不住也藏不住,终于浮出了水面,政府震惊,国人唾骂。三鹿声名狼藉不说,单就那家长的慌恐,孩子所受的痛苦,也真够人心痛的。
  我们想想这些事是怎么曝光的,就可以看出很多的问题。三鹿奶粉的事不是质量检测部门首先发现的,也不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发现的,更不是企业自己发现的,而是从医院的收治情况分析得出的。老百姓发现自己的孩子有了问题就领去看了,医院综合分析了受害孩子的共同情况才得出这样的结论。也就是说,这是老百姓自己发现问题的,是受害者自身发现问题的。面溃坝事件是出了问题死了人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有那样一个坝。如果那个坝现在还孤零零地在那里支撑着,还没有塌下来,我们就不知道这个坝还会塌下来,更想不到这个坝一旦溃了会具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奶贩子心黑,企业主心黑,我们的商人缺德,这固然是事实,我们不能否认,但我们想一想,我们的安全检查部门干什么去了,我们的质量检测部门干什么去了,我们的工商行政部门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要等出了事才着急呢?我们是不是存在着行政缺失,职能不到位的问题呢?阜阳奶粉的事过去仅仅两三年,就又出现了三鹿奶粉的事。而三鹿的事今年初就有人已经纷纷说开了,却到现在才发现;就在三鹿出了事以后,国家质检总局发现了那么多的问题奶粉和问题厂家,这绝不是偶然的,证明我们已经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土壤滋生这样的质量问题了。黑砖窑事件人们至今还记忆犹新,给某些人造成的伤痛至今还未愈合,我们就又人为地制造了这样一群问题孩子,制造了那么多的单亲家庭。我们在治理黑砖窑的时候,我们的眼光只盯在了他们的心黑上面,而没有人更多地关注他们的砖厂有多么危险。也就在和稀泥抹光墙地处理黑砖窑事件的时候,没有对所有的砖窑、矿山等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企业进行全面排查和扎实治理。
  国家的行政能力是不是弱化了,行政命令和政策法规为什么不能很好地执行下去?我们是法制社会,为什么各行业、各部门不能按照法制社会应有的秩序工作,而等出了事公、检、法一齐出动,大显神威,而暴风骤雨一过,又依然如固。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出了事国家就拿财政资金为某些人擦屁股,而显示出政府的亲民态度和人本意识,但因此挫伤纳税人的积极性却没有人去管。也许我们中国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出了问题,罢几个官,法办几个责任人,就了事了。而历经事件的创伤,国人的灵魂是不是得到了洗涤,有关人的道德境界是不是提升了,法制意识、责任意识、安全意识是不是增强了,却没有人去关心。
  更令人痛心的是,就连掺毒奶粉这样人命关天的事他们也敢做,而农民使用的化肥、农药等农业生产资料有多少是有问题的呢?农民正因为是农民,存在着知识和技术缺乏的问题,不能对用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买来的化肥和农药等物品进行质量检测,而我们的印有免检字样的编织袋、农药瓶谁能保证里面装的东西是真的呢?而我们的质量检测部门连吃的东西都没有看住,更别说农民撒在地里的东西了。
  发展是硬道理,但是我们的发展如果漠视人的生命尊严、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那么这样的发展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的发展就是为了创造更多更好的生活条件和物质条件,为了提升人的生命质量,为了促进社会的繁荣富强。我们的企业所生产的产品要走出国门,进入世界市场,和外国人竞争,而我们靠这样的下三烂的手段能和他们竞争吗?老外能相信我们的企业和我们的产品吗?
  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希望从奶粉事件和溃坝事件入手,对我们的食品安全和生产安全进行全面的排查和治理,让中国老百姓放心地生活、安全地生产。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欢迎转载本人原创文章、图片,请提供本博客中相应文章的链接。
请勿将原创图片、文章用于商业用途!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本站所分享的影视作品均转自网络,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支持正版。
若有侵权,请即时留言告知,万分感谢!
 
该日志由 暗潮 于 2008年9月21日 发表在 杂谈转载 分类下
关键字: 三鹿奶粉  食品  生产  安全  社会  责任  
 
 
 
目前有 33+ 人访问,有 0+ 条评论! 感谢支持!
 

 
日历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站点统计
Tags列表
 
Copyright ©2007-2018 暗潮天空 BlueSky wu2007.Cn京ICP备08005769

Powered By Zblog Theme By 流年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