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本站已创建

记录宝宝成长、关注育儿知识、石油科技、电脑技术!!!!

现在的位置: 首页 影音杂评 >正文
 
2009年4月14日 ⁄ 暗潮 影音杂评 ⁄ 评论数 1+ ⁄ 被围观 +

好的电视剧,如一杯冻顶乌龙,经得起再次推敲与回味。好的演员,初如一块璞玉,雕砌过后,每一面都散发着光辉。
对于《潜伏》,孙红雷和姚晨的号召力固然重要,但最为观众所津津乐道的依旧是故事本身。龙一的小说很短,编剧兼导演姜伟的改编很精彩,他说《潜伏》不是传统的谍战剧,他甚至想给其冠上言情的名号。于是,这部戏里,没有枪林弹雨中男主角以一敌百的气势,也没有鲜血和枪炮的混沌,有的是一种清新的东西,每个人物立体,丰满,映射着现实让人唏嘘。身边有无数男性观众将它奉为经典,他们说——这里面的尔虞我诈像极了如今的花花世界。无数的女性观众也将它许为挚爱,她们说——翠平真的很可怜,信仰难道可以让爱情磨灭?《潜伏》如今在四大卫视热播中,民间已经为该剧树碑立传,颇多反响,记者为您挑选感动过我们的十个经典的场景,不知道您的心中?哪些是历久弥新的呢?

难忘片段一:刺杀李海丰
  片段出处:第二集

  杀手仿佛无形,几截断木阻住去路,拦了来路,观众看了便心知——这人,再无生还之理。车中的人惶然,末路,观众看他的末路。
  导演给观众看过的几个碎片段中,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快乐过。此刻,已是结局,闪回是他的妻子,孩子。一瞬间,这个已经被钉在耻辱柱上的男人,却有多少了人情表现,末路的人,总是有些可怜。杀手仍是无形,居高临下仿佛上帝的审判。“砰”然枪响,不知何处的子弹,保镖鲜血溅在玻璃上。另一个惶然打开车门。然而这视觉,仍是给了他,观众和他一起呆在车里,独自体会这种焦灼与恐怖。外面是无知的世界,外面是死亡。
  镜头又转,仍是与孩子玩耍着的女人,她已经有着足够不安了。这不安,导演继续给观众看。知道他是必死的的人,知道他是该死的人,但镜头给了李海丰的视觉给观众,所以,观众这一刻,是与他的生死一同紧跟着。又是枪声,外面归于死亡宁静。观众和他一起思索,下一步如何?下一步,他放弃。镜头终于变了,观众的视觉回到了旁观者,已经被放弃的人,从车窗扔出了枪。余则成不那么英雄地从狙击点出现,现在,恻隐之心结束,观众再次站在了主人公的视觉上。对白富有意味:“重庆的?延安的?”“抗日的,迟早的。”
  杀死一个人,很简单,但导演却给了观众一次从李海丰带入感受到经历。这种经历增加了紧张感,又表达了人物的复杂性。那个女人抱着孩子,仍在茫然张望,但一切,已经结束了。
难忘片段二:翠平被绑架后重聚
  片段出处:第九集

  当分手时。余则成叹了口气——真是冤家啊。
  最初恨不能要把这个人远远带走,天涯海角永远见不到才好。然而人的心境,竟是如此变化,终于发现了一个人的优点,有了交集,有了通感,她却遂了你当初的愿。你在一种苦涩和轻松并存中送走了她。你可以回到自己孤寂而信仰的世界。可是突然,她真的跑到你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外,她的生死都成了你的良心债。你在一种明的担忧和暗的愧疚中,等待命运给予裁决。原来你终于还是记挂她了,尽管和她记挂你的情感上,有着那么多的不同。然后,她回来了,带着麻烦,带着幸运,带着她能带来的一切好情绪坏情绪。她突然扑向你,她拥抱着你,像一个正常的,被吓怕的女人,抱着自己的寄托和支柱——你知道她并没有被吓怕,她只是和你一样,心情复杂:居然这样便回来了。就像命运安排你们的缘分无法断裂。
  她那样猛然拥抱住了你,于是,你瞬间,明白了她的心。你这时知道了,观众也知道了,这女人要在余则成的生活中,有了更重的位置。你和观众都不能,也不必,仅仅把她当作一个过客。
难忘片段三:余则成面对左蓝的死亡
  片段出处:第十三集

  当有一种爱情,在它绽开时,都是无法说出口的,那么当它凋零时,更是无法表达。甚至,哪怕让人用一丝丝表情去纪念它,都无法做到。所以,余则成只能用最公事公办的神情,面具一般,漠然拉开那张洁白的床单。面对生死相隔,他只知道的是,自己没权利去表现痛苦。
  她依然是美的,用陈词滥调的形容:仿佛只是熟睡。但是他们从此生死两隔。
  那一刻,余则成会觉得,天下之大,他竟没有一处可为左蓝恸哭的地方,他竟没有一处能够卸下面具宣泄自己的地方。敌人,周围全是敌人,陷阱,周围全是陷阱,家中,又是一个无能为力的谨慎之地。他何去何从?何以依托?他只能吞咽,吞咽下一切已经要爆炸般的情绪,让这种烈焰般的情绪,把自己从内部撕裂——撕成碎片。
  谈何容易!那是他的初恋,他的信仰,他可以在双重生活中支撑下去的最美好的东西。左蓝是为他领路的贝雅特丽,现在她不在了,引路天使没有了,他唯一支撑的,只剩下信仰了。
  爱是感性的,信仰是理性的,左蓝的死,让余则成感性的一面不再找得到支撑点,他只能依靠着理性的独木,他只能去一遍遍读着宣传小册子,感情给予他的一切痛苦,他要用信仰去弥补缝合,他只剩下信仰了。
  所以,他一遍遍去读,去融入信仰,去机械地体味“化悲痛为力量”的更为高尚的安慰,填补悲痛造成的内心的巨大真空,信仰现在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其他美好的一切,对他来说,已经不复存在。所以,要到很久以后,他才能读懂,当时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女人,所试图走近他的一切努力。
难忘片段四:翠平刺杀陆桥山之前试枪
  片段出处:第二十三集

  那一刻,翠平真美!
  阳光明媚的亮色,绿树有生机勃勃的色彩,翠平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她复活了,重生了。拿枪,专注,眼中是一种满到无可掩饰也无须掩饰的自信。极熟练的瞄准,射击,完全没有犹豫,意气风发,个性张扬。观众和余则成一起惊讶、赞美、欣赏。这才是真正的翠平。——不再那么笨拙,不再那么窝囊,不再那么到处猜疑。
  生机的大地,这才是翠平生活的环境,野性,自然,朝气蓬勃,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无需阴暗,干干脆脆,翠平是这个光明世界中,一朵开得灿烂的野花。这也是整部剧中,翠平唯一表现出光彩夺目的本来面目。没人再会挑剔翠平的误事,不谨慎,没人会觉得这样的野性难驯是巨大的麻烦,她的美丽和优势,本就是放在泼辣阳光沃土上,这才是她的根,她要过的,是没有阴影覆盖的生活。多么惋惜,这样一朵生机盎然的野花,却被阴差阳错地采下来,放入精致水晶瓶内,无风无雨,却再无生气。信仰的代价,是一种多么大的牺牲?支撑着希望的是什么?爱情,与未来。可是爱情却只能伴随着深入骨髓的不安与警惕,伴随着心口不一的生活,人分成两个,爱情也不能不分成两个,一个是外面的妻子,一个是内在的同志。尽管如此,爱情仍然是翠平潜伏生活的慰籍,爱情是她信仰牺牲的唯一一点补偿。
  所以,观众会在翠平最后的镜头中哭个稀里哗啦,因为这慰籍在最后竟来得如此残忍,翠平回到了阳光下,却永远无法再回到从前的样子。所以,观众无法忘记这一刻,导演给翠平唯一一次,展现自我的机会,这才是翠平的本色,这才是属于翠平的生活。看到这样帅气的翠平,每个观众都能感受到,为了信仰,每个人都做出了如此放弃自我的牺牲。
难忘片段五:李涯的眼泪
  片段出处:第二十四集

  李涯被余则成狠狠一巴掌,观众心里叫了声痛快!一种被压抑到极致的愤怒,不得不借助另外一个方式,以另外一种理由,宣泄出来了。坏人完败,邪恶这次终于又没有战胜正义,可是,镜头一转,独自一人时,这个满腹委屈的人,开始落泪了。
  就像李海丰的一瞬,导演给了他一次表现人性一面的机会,他仍然是穷凶极恶,罪不可赦,但是,这一刻他的眼泪,突然给了观众一种共鸣。因为他败得如此委屈,信仰之外,他这种努力,是导演做给观众明明白白去看的,能够得到观众认同的。英雄似的孤独,不管在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某些方面是一致的。和观众都会有“相通”的感觉,全力以赴,忠诚到最后一刻,无计代价的付出,这同样为信仰付出的艰辛,换来不断的挫败,观众认同这种灰心和沮丧。
  观众认同一个人努力做事以及对信仰的奉献,尽管这奉献非“我群”。能干之人却无伯乐赏识重用,报国无门,总是值得同情与惋惜的,在这种认同感中,李涯的落泪,能够触动观众。
  尽管这并不妨碍,在下一刻,他重又失去了观众代入的认同,重新进入“坏”的角色,被人所痛恨。导演喜欢给每个人一次展现人性的机会,李涯的落泪,站长与妻子的归隐梦想,他们总会有这样的片段,让自己在观众心目中的印象,变得复杂起来。
难忘片段六:余则成与翠平的婚礼
  片段出处:第二十七集

  这对冤家终于结婚啦。真不容易。爱到这种乱点鸳鸯谱,然后又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你深入一点,我退却半步,特别在余则成那种知识分子般别扭的吞吞吐吐中,一切变得如此不自然,充满了喜剧效果。放在任何一个正常环境里,绝对不可能安排到一起的小资男人与野性女人,开始只是一种滑稽,但到了这一步,观众却和翠平一样,心里吐了口气:终于结婚了。
  即使在只有自己知晓的婚礼中,仍是不搭调的,滑稽的,让观众笑得连连摇头的,感动的同时,那种不对味的感觉,仍然是别扭存在的。可是,放在一起的两个人,终究还是给了一定意义上配衬的和谐。这一刻余则成可以像个温柔的丈夫,翠平可以像个听话的妻子。这一刻,真的很温馨
难忘片段七:余则成得到翠平的“死讯”
  片段出处:第二十八集

  这世界上最难受的事情,就是得到一个足以令人崩溃的噩耗时,第一个却是要理性判断:这是否又是个圈套?
  于是余则成坐在椅子上,身体完全机械地在晃,脑子似乎要在无法思考的千头万绪中,找出他必须判断的问题答案。而这个答案,随后在短波中,终于得到了证实。这时候的特写,表现他机械去完成该做的每一件事情,烟似乎薰到他,令他要猛烈呕吐般的大咳,他想走回到床上,但是终于崩溃,第一次,他摔倒了,试图爬起,却再次摔倒,第三次摔倒。一瞬间,也许只有很短一瞬间,余则成垮了。
  和左蓝的牺牲不同,余则成全面崩溃的面对了翠平的“死亡”。空寂的房间中,他似乎无力再支撑下去。导演给了观众俯视的角度,从上至下的,把这个失去女主人的空间,全部压抑在余则成的身上,观众看他在那里挣扎,试图再次站起,却终于放弃的躺倒在地板上。他到了他能承受的极限。俯视下的余则成,看起来如此弱小,如此不堪一击。
  ——每当有人死去,他就会想到自己活着的价值,这就更令他悲伤。
  ——你是殉道者,你要承受这些折磨,这是理想的代价。
难忘片段八:廖三民与李涯同归于尽
  片段出处:第二十九集

  廖三民放下电话,他看看李涯,又露出观众之前熟悉的,并引来无数女孩子赞叹不已的笑。这是最后一次。每当他下决定要做一件事情,便嘴角微微歪着,笑那么一下。仿佛兴奋,又仿佛不屑。——我可以做到,我又可以做了。这次却略有不同,这次的笑脸,有了些不同的意味,好像这次,他是从心里在笑了。
  画外音说:他早有为解放事业,牺牲自己的觉悟,只是没想到,这个决定,竟是几秒钟之内的事情。
  死的觉悟?可以这么说。这样的笑容,也许一生只有一次,就足够令观众难忘了。相比《潜伏》中其他共产党人,廖三民有着些许不同,也许是特殊位置的缘故,多了几分狷狂之气。余则成对组织的每次要求,在每一个联系人面前,都是一次次为难的左右权衡,不干脆,问题多多,条件不许可。只有在廖三民这里,却干脆得令人吃惊。
  ——我可以做到。
  ——我能试试。
  ——这个,我无能为力了。
  一切都是那么干脆,那么不勉为其难,似乎完全没有瞻前顾后的忧虑。他太得力了,太能干了,任务下来,很简单的行,或者不行。似乎这个人,真的太清楚自己了,也太自信了。他能驾驭该驾驭的一切。看这样的地下党真爽,当他驾驭不了时,便同样干脆的暴露了,然后,他便同样干脆的把自己牺牲给观众看。他年轻,帅气,笑得透明与张扬,他给人看最帅的一面,死也死得自信满满。这个角色有几分偶像的味道,在《潜伏》中他是唯一不表露出复杂与常态的人物,这样的角色清新到令观众难忘。
难忘片段九:余则成与翠平最后一面
  片段出处:第三十集

  毫无疑问,余则成与翠平最后一面,是《潜伏》中的高潮。本以为恋人已经死去的余则成,突然看到了翠平,两人相隔咫尺,却无法相聚,甚至以后也将是天各一方,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够做的,只有情报的传递。
  于是,就有了整部《潜伏》中,唯一一次,余则成夸张的失态——他扮成母鸡双手矗立着在车前夸张的绕圈。那种表演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总是不尽现实,但观众在看到这一刻时的震撼,却是不会因此减少半分。这一刻翠平和余则成是心意相通的,关键的时候翠平从来不会误事。她理会的笑,余则成却空寂地继续站在原处,看着翠平的车驶过——他知道,这是最后一面。
  何其幸运,在离开的最后一刻,他得以完成任务,同时得以知道自己深爱的女人还活着。而又何其不幸,从此他们再也不会相见,这距离没有阴阳相隔,却也无穷无尽。对于观众,这种痛感也许会更深。因为历史上的“余则成”或者能用未来安慰自我。对现代的观众来说,却清楚意味着,此去台湾,便是永诀。探照灯的光,打在余则成脸上,上一秒他在对翠平笑着,下一秒车子远去,他已经全无笑意。没有任何话语,没有任何渲染。
  观众替他们去唏嘘,为他们去流泪。
难忘片段十:余则成的眼泪
  片段出处:第三十集

  结尾,晚秋成了三个女人中,余则成最后的伴侣与同志。这个曾经的小资不幸女子,已经成了一个有信仰的充实战士。她和余则成是有共同语言的,可以成为幸福伴侣的,般配的一对。
  自然,结婚照换成了他们,这是一段全新的生活,算不得完全的信仰牺牲。
  一切戛然而止,上一个镜头是翠平抱着孩子苦苦等待,抱着一种渺茫的心态。下一个镜头是余则成看着结婚照,流下了眼泪。终究意难平。就算是为了信仰,可以牺牲一切,但这种感情,又岂是轻易能够忘却。尽管这爱情,只是生命过客一样匆匆而去,但人无法不在自己最心底,为它,它们,留一个遗憾的角落。
  大团圆,固然好看与满足。这样的悲剧,却似乎更能打动人心,也更为现实。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欢迎转载本人原创文章、图片,请提供本博客中相应文章的链接。
请勿将原创图片、文章用于商业用途!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本站所分享的影视作品均转自网络,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支持正版。
若有侵权,请即时留言告知,万分感谢!
 
 
 
 
目前有 252+ 人访问,有 1+ 条评论! 感谢支持!
  • 游魂  游魂 :2009/4/27 19:49:00  IP:219.239.24.85  @回复
  • 还没看啊,貌似我过时了
    • 暗潮  暗潮 :2009/4/29 15:38:53  IP:127.0.0.1  @回复
    • 强烈推荐你看看,这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片子!虽然结局不是中国式的大团圆的结局,但是恰恰是这一点才是真正感人的地方!
 

 
日历
网站分类
搜索
最新留言
站点统计
Tags列表
 
Copyright ©2007-2018 暗潮天空 BlueSky wu2007.Cn京ICP备08005769

Powered By Zblog Theme By 流年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