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石油会战那段光辉岁月

原创 暗潮  2018-06-27 13:24:52  阅读 45 次 评论 2 条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欢迎转载本人原创文章、图片,请提供本博客中相应文章的链接。
请勿将原创图片、文章用于商业用途!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本站所分享的影视作品均转自网络,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支持正版。
若有侵权,请留言告知,万分感谢!

面对泛黄的老照片,我们在感喟过往岁月的艰辛时,也不禁慨叹:无论什么时代,若有大庆石油会战时期的“铁人精神”和“大庆精神”,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到,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上世纪60年代初的大庆石油会战,是在困难的时候、困难的地区、困难的条件下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的。当时的中国,由于实行“大跃进”经济政策造成诸多失误,又连续三年遭遇了自然灾害,国民经济陷入困境。1960年,全国需要原油1000多万吨,缺口一半以上,连街上的公共汽车都因缺油而背上了煤气包、烧酒精和木炭,各种物资更是极端匮乏。与此同时,西方敌对势力大肆进行经济封锁,试图用石油武器卡我们脖子。美国一军事专家扬言:“红色中国并没有足够的燃料进行一次哪怕是防御性的现代战争⋯⋯连几个星期也不行。必须控制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并窒息一切,使北京不能直接或间接经自由世界得到技术、经济的援助和供应的可能性。”

西方国家妄图用石油“窒息红色中国”,年轻的新中国石油告急,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焦虑万分。1959年9月26日,新中国诞生十周年前夕,石油战线传来喜讯——松基3井喷出了棕褐色的原油!“大庆油田”因此得名。为了解决国家缺油的燃眉之急,粉碎敌对势力用石油武器扼杀新中国的阴谋,一场规模空前的石油大会战随即在大庆展开。

20180627OilHIstory_02.jpg

靠“两论”起家

1960年2月13日,石油部党组将《关于东北松辽地区石油勘探情况和今后工作部署问题的报告》上报党中央,决定以集中力量打“歼灭战”的形式组织大庆石油会战。仅仅一周以后,党中央三天发出两个文件:2月20日批准会战报告; 2月22日,决定从当年退伍兵中动员3万人参加会战,解决人力不足的问题。

1960年4月初,全国37个石油厂矿院校参战的1万多人和3万多名转业官兵相继到达萨尔图地区,云集在百里荒原。一场千军万马战大庆的艰苦创业史,从此开始谱写。

大庆石油会战之初,到底有多难——久经沙场的“将军部长”余秋里曾感慨:“到了现场,才知道困难和矛盾要比预料的多得多。”——几万人拥到冰雪尚未消融的、荒无人烟的荒原,生活艰苦,资金不足,设备、材料缺乏;队伍技术素质低,缺乏开发大型油田的经验。一些干部觉得不像搞工业的样子,对会战心存疑虑;部分职工有畏难情绪,不时开小差,高峰时甚至有1000多人流失⋯⋯一支几万人的会战队伍,要打响一个与共和国息息相关的大工程,如何让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呢?时任石油部长的余秋里想到1959年12月向周恩来总理汇报准备开展石油会战时,周总理就预见到这场会战将是一场大仗、恶仗。“要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大会战,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解决会战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 这成为会战的指导思想。

此时的大庆会战者们,对这么大的油田开采毫无经验可循。面对生产和生活上的矛盾和困难重重,余秋里号召大家学习毛泽东的两论——《实践论》、《矛盾论》。4月10日,石油部机关党委作出了《关于学习毛泽东同志所著﹤实践论﹥和﹤矛盾论﹥的决定》。

通过学“两论”,会战大军统一了认识:“千矛盾,万矛盾,国家缺油是最主要的矛盾;这困难,那困难,别人用石油卡我们的脖子是最大的困难。”从而在思想上解决了生产和生活中遇到的矛盾与困难,加快了油田勘探开发建设的步伐。由此,后来就有了“大庆石油会战是靠‘两论’起家的”定论。“两论”统一了大家的思想,抓住了找油、炼油的主要矛盾,凝聚了人心、形成了合力,成为大庆精神形成的源泉。

一旗高举万旗红

松辽平原地形像个脸盆,大庆处于盆底,历史上曾是泄洪区。1960年大庆雨水非常多。4月下旬到9月底,三两天就一场阴雨。有的地方水深齐胸,车辆行走困难,各种设备和建筑材料不能及时运到现场。而没有房子住,一度是会战大军最头痛的事情。大庆地处高寒地区,一年半年冬,最低温度零下40多度。仅靠板房和帐篷,会战大军难以过冬。如果建最普通的砖房,一平方米也得200元,没有施工队伍、大量的建筑材料一时也无法解决,资金更不允许。工人们有的住进了牧场废弃的牛棚、马厩,有的支起帐篷和板房,搭“马架子”、挖地窨子,有的几十个人一起,地上铺草,用篷布盖在身上睡觉。

缺粮少菜也是个大问题。因为缺少营养,4595人得了浮肿病。会战职工挖野菜,搞代食品,同时发扬南泥湾精神,人人开荒种地,像革命战争时期那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连独臂将军余秋里都亲自拉犁。1961年黑龙江省在北安特批10万亩荒地,职工们披荆斩棘,建起了大型农业基地。到1963年累计开荒17万亩,产粮2700万斤,彻底度过了粮荒,实现了蔬菜基本自给。

通过学习毛主席的“两论”,会战队伍中涌现出不少突击标兵。王进喜是其中一个突出的代表。他曾多次对工友们说:“一个人没有血液,心脏就停止跳动。工业没有石油,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上行的,都要瘫痪。没有石油,国家有压力,我们要自觉地替国家承担这个压力,这是我们石油工人的责任啊!”他以“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英雄气概,用滚杠加撬杠,靠双手和肩膀,和工友们奋战3天3夜,38米高、22吨重的井架迎着寒风矗立荒原。这就是会战史上著名的“人拉肩扛运钻机”。王进喜日夜吃住在井场,仅5天零4小时就打完了第一口井,创造了当时的最高纪录,被当地的老大娘称为“铁人”。

余秋里及时抓住这个典型,在1960年4月初油田第一次技术座谈会上正式提出要学习“铁人”王进喜,人人做“铁人”,为大会战树立了第一个标杆。4月29日,在“石油大会战誓师大会”上,铁人向万人明誓:“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把我国石油落后的帽子扔到太平洋去!”

王进喜身上体现出来的“铁人精神”,极大地激励了一代代的石油工人。会战职工夏季站在没膝深的雨水中施工,严冬在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野外坚持生产。在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 始终保持着旺盛的革命斗志和乐观主义精神。“天高我们攀,地厚我们钻,钢铁意志英雄胆,不拿下油田心不甘!”

“大庆精神”震撼民魂

为甩掉贫油国帽子,会战职工以空前高涨的爱国热情和创业干劲推动石油大会战迅速开展起来。以王进喜为代表的会战工人,以一种撼天动地的壮观和金戈铁马的气势,充分体现了毛主席提出的“发展石油工业,还得革命加拼命”的思想——这正是大会战最需要的革命精神。

然而,由于人人憋足了劲,一心想搞大名堂,一股脑儿地大干快上,队伍中出现了重速度、轻质量的苗头。同时,会战大军来自四面八方,带来了不同的习惯和作风,有的甚至是低标准和坏毛病,不适应大规模的石油会战。特别是搞石油工业,地下作业多、隐蔽工程多、间接获取资料多,质量没保证,肯定就会遗害无穷。

为了培养油田职工的过硬作风,会战工委从大量的常见的具体问题抓起,总结出“三老四严”(“对待革命事业,要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对待工作,要有严格的要求,严密的组织、严肃的态度、严明的纪律)“四个一样”(对待革命工作要做到:黑天和白天一个样,坏天气和好天气一个样,领导不在场和领导在场一个样,没有人检查和有人检查一个样)“三老四严”推出后,油田工人以“为油田建设负责一辈子”为己任,“干工作经得起子孙后代检查”为标准,在平凡的岗位上努力工作。

“三老四严”“四个一样”是职工全体的行为规范,“三个面向、五到现场”,则集中体现了领导机关工作的作风。会战一开始,会战工委就强调领导机关要“把方便送下去,把麻烦揽上来”,并逐步形成了“三个面向,五到现场”。(面向生产、面向基层、面向群众,生产指挥到现场、政治工作到现场、材料供应到现场、科研设计到现场、生活服务到现场)

思想一旦形成了传统,就能产生巨大的力量。从几万人来到既无房屋又缺少运输工具的茫茫草原,到1963年底大庆油田基本建成,当年全国原油产量就达到了648万吨。仅用了近3年的时间,中国原油基本上能自给自足,油田勘探开发速度走在世界前列。

1963年12月3日,全国人大二届四次会议闭幕,周恩来总理向世人宣布:“中国人民使用‘洋油’的时代,即将一去不复返了!”消息一公布,立即在世界引起了巨大震动。

大庆石油会战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而且涌现出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一大批英雄模范人物,培育了震撼民魂的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大庆石油会战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的面貌,一举甩掉了中国贫油落后的帽子,中国石油工业从此走进了历史的新纪元。(作者|接长军)

本文地址:http://www.wu2007.cn/post/2018/67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暗潮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欢迎转载本人原创文章、图片,请提供本博客中相应文章的链接。
请勿将原创图片、文章用于商业用途!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
本站所分享的影视作品均转自网络,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支持正版。
若有侵权,请留言告知,万分感谢!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哎呀
    哎呀  @回复

    向石油老前辈致敬!因为你们,共和国才能在那么艰苦卓绝的岁月里不受制于人!

    • 暗潮
      暗潮 2018-06-28 11:14:14  回复

      @哎呀谢谢回复!大庆石油会战,老一辈石油人艰苦不屈,使中国甩掉贫油的帽子,那种奉献精神值得我们学习!